LOADING...

为什么延庆连续46天无新增,确诊仅有1例

延庆区儒林街道

工作人员逐户进行信息核查

延庆,京西北大门。1993平方公里上,遍布着425个村庄、社区,疫情发生以来,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仅为1例,且连续46天(截至3月10日)无新增。

连日来,记者来到延庆区,走进医院、社区、村庄、商场等每一个细小的城市单元,探究它如何筑起防疫堡垒。

发现到确诊仅用5小时

1月21日,当人们正沉浸在喜迎新年之时,上午10点50分,延庆区疾控中心偶然得到一条信息:延庆区某单位里有人从武汉返回延庆,可能伴随发热。

闻讯,延庆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张良军高度警醒,他立即核实情况,带队到区医院发热门诊对患者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和样本采集,之后又前往患者工作单位现场调查,排查密切接触者。从发现病例到首次样本核酸检测结果阳性,仅用时5小时。

接下来的半天里,疾控人员一边将样本送往市疾控中心复核,一边对密切接触者进行判定、隔离、环境消毒。当天,患者隔离就医,随后对8位在延庆的密切接触者隔离观察,医护人员一对一看护,靴子落地,大家暂时心安。

如果说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输入病例,是果断、迅疾的反应和操作。那接下来延庆全区的严防死守、“敲门行动”、地毯式排查,则让确诊病例稳稳地停在了“1”这个数字上。

延庆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生刘海燕至今还记得1月22日的深夜,那晚,她第一次接到前往排查首位由湖北返回延庆镇村民的通知,那也是延庆区的首批排查。“非常突然,没想到疫情这么快蔓延,而延庆这座一千多公里外的小城,立刻全副武装。”当晚,刘海燕和两位工作人员摸着黑赶到村民家里,隔着一米多远,刘海燕对他进行了详细的流行病学史和病情问诊。

与此同时,遍布延庆18个街乡的所有疾控人员、民警、社工们行动起来,与刘海燕一样冒着可能存在的感染风险,电话打了成千上万个、入户走了几万步,手敲酸了、腿走木了、嘴皮子磨破了,但一份份详实明晰的居民底数清单摆在了管理者的桌上。

所有村居第一时间封闭

肺炎病例早发现、早隔离,所有小区、村庄也第一时间封闭管理起来。1月下旬,尚是疫情防控早期,延庆就陆续对全区376个村49个社区实行了封闭式管理。

“亲爱的村民您好:本村疫情防控时期,实行24小时封闭管理,外来人员及车辆禁止进入本村。”在各个村庄入口,这样的温馨提示谢绝一切外人,村民们曾偶尔穿行的小路,也纷纷被围挡、栏杆、栅栏拦了起来,在仅有保留的主路口,全区上万位机关干部、党员、村委干部、安保人员24小时值守。

而在延庆城区独院独栋的社区,则新装上了安全的“小红门”。儒林街道7栋独院独栋的5个社区,七扇结实的红色栅栏门竖起了防疫的坚实堡垒,344户居民一家一把钥匙,成为进出社区的通行证。针对无物业、开放式小区、自管楼等,也全部纳入社区整体防控中,社区干部、党员们设岗坚守。

2月中旬起,延庆在全市率先对全区医疗机构、市场商超、窗口单位等公共场所划定“一米线”,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发放14万份疫情防控指引,提示市民在疫情防控期间保持安全距离。

“严”字当头守住防线

拉起防线,更要严守防线,才能有效阻击疫情。

3月4日下午,常住城区的康庄镇小丰营村村民王华开车刚到村东口,就被正在值守的村干部拦住了。王华虽是小丰营村村民,但常住城区,在村里租种了几亩地,最近延庆降雪,他惦记着庄稼,特地回来瞧瞧。“老王啊,可有日子没回来了啊。”支委崔晏泉一眼就认出了这位乡亲,热络地打着招呼。可热络归热络,王华之前一直没回村,所以并没有办理出入证。“不好意思,老弟,特殊时期,不仅要有证,还要人证合一。”他解释道。

末了,王华调转车头、打道回府,但随后他就给康庄镇打去了电话:“我要表扬小丰营村委,有这样的干部守着,乡亲们踏实!”

不仅严字当头,而且细字着力,在四海镇黑汉岭村,村干部将111户村民按照感染风险分为红橙黄绿灰5个星级,比如由湖北返延庆的村民、出租车驾驶员、超市收银员为关注级别最高的5星,其他省市返乡人员、在北京城区工作的村民、在延庆城区工作的村民等星级依次降低。每位村干部负责对1户“5星级”村民一对一看护监督,确保精准防控、不留死角。

而在与张家口接壤的区域,两地建立警务合作机制,封闭各自路口、严格巡查看守。

快处置、早动手、严落实、细管控,从1月22日正式确诊首例至3月9日的45天里,延庆区将确诊病例稳稳停在了数字“1”上,同时尚无疑似。

面对持续的疫情

延庆区将继续慎终如始

如履薄冰、落实做细

筑牢京西北的坚固大门!

(来源:北京日报)

近期必读